[大昭寺艳遇]

集体在大昭寺晒太阳的那个下午,是大年三十。也就是我顺利熬过第一夜,被鉴定为安全体质的日子。太阳好得出奇,应该说好得有些过份了。这次我们是从藏医院那条路进来的,大昭寺广场上的买卖相比昨日已是少了许多,但是煨桑的人、磕长头的人、转经的人还是不少。我们这一行中只有我一人算是观光客,却也没打算进去细看。那时的心思,是我把它想得太神圣,总不知道自已该如何走进去才称得上虔诚,便只是在它外面沉默,嗅着它在千年里的传说。 

 在大昭寺来来回回八次,可是现在我连它一张完整的相片也没有了。余下这些零碎的记录,都是有气无力时随意抬起的。好在,它已留在我心坎。寂静,默然。(大昭寺的一角)老阮很快就靠着寺外墙根独自坐下了,这是属于他每次来藏的个人习惯。我从他的文字中想象过许多次这个场景,却没有一次和我真实见到的一样,终究是我连同大昭寺都想象得不太一样。在我的意识里,是觉得这个画面很空灵很飘摇很陶醉。真来到,才知自已的七情六欲都可以任由太阳曝晒然后将思绪放逐,任思念丛生,那也是种超度。于是,我们都靠墙而坐,叫来壶酥油茶,晒晒各自的发呆。据老阮说我们靠的墙是拉萨有名的艳遇墙,可是行间却无一人在此艳遇过。无论真假,后来我想我在那艳遇了阳光,艳遇了信仰,艳遇了被酥油凝结了的空气,这般五颜六色的世界。
电话:139-8998-9199(随时联系)

扫描二维码,及时获取优惠信息!!!

西藏旅行社微信二维码
快速咨询

专业西藏旅游顾问,吃住行游全搞定!

  • 即时通讯
  • 旅游计划及疑问